金融创新
产品的推介与官方推广

为什么在国际上叱咤风云的索罗斯,当年会栽在了香港?

索罗斯在成功逼迫泰铢贬值,菲律宾,马来西亚和印尼先后失守后,他们已经积累了巨额的资本,可以说对中国香港抱着势在必得的心态,想导演好这最后一场大戏,掠夺完香港这最后一桶金,来个完美收关。人算不如天算,索罗斯算盘打得再精,计划的再完美,但是他忽略了一个最重要的因素,这也是让他在香港杀䦀而归,无功而返,损失惨重最主要的原因:那就是站在香港背后的中央政府,中华人民共和国。

香港的汇率制度是联系汇率制度,是香港金融制度的基础,自从在香港实施以来,以其强大完善的自我调整能力,被视为一种近乎完美的汇率制度,几乎无懈可击,从来没有被人打败过,就是这种自信对国际炒家来说充满了巨大的诱惑,心怀叵测的国际资本自然不会放过这条大鱼,他们认为联系汇率制度没有想像中的那么强大,妄想通过击毁香港的联系汇率制度,夺得赫赫战绩中这枚最夺目耀眼的勋章。

受回归因素的刺激,香港房地产及股市可以说达到了史无前例的疯狂程度,1997年8月7日恒生指数达到16673.27点,香港股市跃进到世界第六大股市。一张新楼认购证书转手达到250万港币,任何一家三四线的垃圾股传出被红筹企业收购消息后,股价当天就暴涨100%到200%,每天上升十大股票排行榜中,70%以上为红筹国企股。真可谓物极必反,繁荣背后必然隐藏着危机:美国的基金经理们保持着相当的清醒,这时候美国基金经理以老虎基金管理基金,索罗斯量子基金为首,纷纷减持港股,尤其是红筹国企股。早在1997年8月份,投机商就试探着对港币进行了冲击,一些实力雄厚的投资基金在8月14日和15日进入香港汇市,他们利用金融期货手段,用三个月或六个月的港元期货合约买入港元,然后迅速抛空,致使港元对美元汇率一度跌到7.75比1,7.75被视为港元汇率的重要心里关口。香港金融局迅速反击,通过抽紧银根,提高同业拆息去痛击投机者,金管局提高对银行贷款利息,迫使银行把多余的寸头交回来,让那些借钱沽港元买美元的投机者面对坚壁清野之局,在极高的投机成本之下停止脚步,因此金管局在很短时间内,即8月20号使股市恢复正常,投机商无功而返。1998年6月至7月,当索罗斯等一些投机者看到恒生指数升到8000点高位时,这些人准备要出手了,此时香港金管局态度非常明确,坚决维护联系汇率制的稳定。国际投资者几次狙击港元的目的,不仅要在港元汇价上获利,而且采取全面战略,要在股票市场和期货市场上同时获利,他们先在期指市场上积累大量淡仓,然后买上远期美元,沽远期港元,大造声势。待特区港政府为对付港元受到阻击而采取措施大幅提高息口时,股票气氛转淡,人们担心利率大升推低股市与楼市,这时投机者便趁势大沽期指,令期指大跳水,引发连锁反应:股市上人心惶惶,恐慌性沽出股票,炒家就可以灭掉淡仓而获取丰厚的利润。虽然投机者在港元汇价上无功而返,受到小损失,可却在期指上狠狠捞上一笔。

金管局的反制措施:一:动用庞大的外汇储备吸纳港元。二:提高利息并抽紧银根。在双方一番较量之后,港股停止在连续下跌脚步,并开始强劲飙升,主要原因是有中资以及外地资金入市,24家蓝筹,红筹上市公司从市场回购股份,推动大市上扬,中国电讯重上招股价以上水平,也产生一定刺激作用,令红筹,蓝筹稳定下跌阵脚后开始反弹上升,中国央行减息后形成大市上扬的原因,令恒指急速反弹,在股市强劲反弹之下,港元汇价恢复稳定。港政府在1997年.9月份继续推高股指期货价格,迫使投机资本亏损出局,9月7日金管部门颁布了外汇,证券交易法,和结算的新规定,使炒家的投机活动受限,当日恒生指数飘升588点,8076点报收。同时,日元升值,东南亚金融市场的稳定,使投机资本的资金成本和换汇成本上升,投机资本以失败告终离场。9月8日,9月份的的合约价格升到8220点,八月底转仓的投机资本要平仓退场,每张合约又要亏损4万港币,9月1日,在8月28日股票现货市场成交结果进行交割时,特区港府发现由于结算制度的漏洞,有146亿港元已经成交的股票未能交割,,使炒家得以逃脱。

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给我们留下太多反思和去思考的问题:虽然最终以特区港府,艰难取胜结束,但这场胜利是以血的代价换来的,虽然港府干预股市和期市两周,将恒生指数推高了1200点,可是动用了将近千亿美元的港元,占了当时香港外汇储备的14%,索罗斯旗下的量子基金损失了近20亿美元,占其资产总额的近1%。在这场没有硝烟的狙击与反狙击战争中,没有真正意义上的赢家,也没有彻彻底底的失败者,但有一点,我国政府要时时刻刻警惕以索罗斯为首的这些国际资本炒家,投机者。

评论 抢沙发